169 快要冻死(1/2)

傅芸很是轻松浮在水面上,冰凉的河水确实是够呛,她是在故做轻松,忍着刺骨寒意对青萝招手道:“快点下来,别怕,看,我真的会水没有骗你是不是?”

宋珩在一旁本想去拉她,看她在水中轻松的模样有些傻眼。

原来她真的会水。

李炳琮在一旁看得呵呵直笑,“既然弟妹这么能干,宋珩,你再帮我带个人上去!”

他说完,就唤了身边一个不会水的下了水中。

“李炳琮,你竟还笑得出来?”宋珩真想爬上去揍他一顿。

李炳琮马上止了笑,心说,那还不是因为你媳妇儿太神奇了,一时让他忘了形。

青萝看到主子已经在水里了,只得闭上眼睛从船舷边滑进了水里,浑身抖如筛糠。

她慢慢下到水中,巨大的恐惧使得她忍不住双手乱抓,双腿也在乱蹬,傅芸将那一团浮在水面上的棉衣塞到她乱抓的手中,用力托着她的上半身说道:“别害怕,放轻松些,你信我!”

青萝听她的,放松了紧崩身体的力量,水中的浮力让她神奇的浮在了水面上。

青萝手中抱着的棉衣未被浸透,有一定的浮力,她便紧紧抱着棉衣不再乱扑,傅芸腾出手来,拽住她的两腋,慢慢朝岸边游去。

宋珩在一旁看着她确实没有危险,方才应了李炳琮的要求,带上人跟在她后面,一起朝岸边游过去。

很快脚触到了河滩,两个女人在半腰深的水中相互搀扶着,抱着那一大团棉衣,走上了河滩。

紧跟着,宋珩也在后面拖着人跟了上来。

冷!实在太冷了!

宋珩不想再去管身后的人,看她抖个不停,上去紧紧抱住她,让青萝赶快打开那个棉衣包裹来。

青萝抖着手半天才将包裹打开,三件棉衣都有些打湿,最外面那套是宋珩的,湿得最厉害,她把最里面湿得少些的那件拿出来给了傅芸。

宋珩替傅芸把棉衣穿上,又拿自己的棉衣给她罩在头顶上遮雨,将她紧搂在怀中。

河面上船已经彻底沉入水中,唯一的那点光亮也没了。李炳琮最后上的岸,人一个不少都救了上来。

除了宋珩三人,其余的人全部身着单衣,手上紧握自己那把至死不离的大刀。

按道理,邵屿他们的船即使落后,这时候也该跟上来了才是,可河面仍是漆黑一片,看不到任何船只的踪影。

大家虽然都上了岸,但是又冷又狼狈,特别是那一群男人,都脱了棉衣,此刻正值半夜,伸手不见五指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头无寸瓦,还下着雨,要命!

到底是一群铁血汉子,都是常年习武身强体壮之人,李炳琮派了两人个去探路,其余人都在原地待命,夜太黑,看不见路,不能乱走,会有危险。

傅芸被宋珩紧搂着坐倒在河滩边上,真的是冻哭了,她牙齿打颤说道:“宋珩,我不行了,好像快要冻死了,我要是死了,别急着把我埋了,我里衣夹层里有东西,你先取出来再埋我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